崇州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神级情绪系统 第326章 你想舔姐姐了?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03:57 编辑:笔名

神级情绪系统 第326章 你想舔姐姐了?

保宝点了点头,随后便朝影视城的方向走去。

看到保宝一言不发,苏小蔓不觉又愁起了眉:“对不起保哥,昨天是我不对,你别生气了行不?”

“你想多了,和你没什么关系。”保宝轻轻摇了摇头。

再怎么着,也不能把这件事全怪在苏小蔓身上,如果在最后关头,他把苏小蔓推开了,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了。

但在当时,确实是自己的意志败给了身体极度需要发泄的**,这也怪不了别人。

“可在当时……确实是我勾引你的啊!而且……你在知道我是……是处钕的情况下,后来也没有碰我下面,如果是别的男人,可能忍不住就要夺走我的第一次了吧!”

“如果是别的男人,也有可能第一时间就把你推开了。”

苏小蔓蹙紧了秀眉,有些生气地道:“你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想的那么差劲呢?你为了小姐都已经忍了两个月了,那么多美女投怀送抱你都坚定的拒绝了,不要因为这一次意外就否定自己好吗?”

“我没有否定自己,我从来都不会否定自己。”保宝认真地盯着苏小蔓道:“我只是知道,这种事不能给自己找借口,否则以后的行为会一次比一次更恶劣,你明白吗?”

苏小蔓就沉默了下来。

“宁愿找出一百个“不该这样做”的原因,也不能抱着一个“这样做错不在我”的念头。”

苏小蔓受教地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保哥……”

“这件事我对绮鸢确实问心有愧,多少都有些难安,枉费了她对我那么信任,但我也不会被它影响太久,总归是要向前看的。”

“……但是人生在世,总有些事是我们始料未及的,也并非我们本意,但它既然发生了,就不要逃避了。”保宝轻叹了口气:“回去以后,我会把这件事告诉绮鸢,我和她之间还是要坦诚相待,不能瞒她。”

苏小蔓愣了一下:“你……真的确定了吗?”

“这件事要么瞒她一辈子,要么马上告诉她。那你觉得,我应该瞒她一辈子吗?”

苏小蔓沉默了一下,显然默认了保宝的问题。

“那如果……小姐真的要和你分手呢!”

保宝摇了摇头:“现在不要假设这些,没有那么多如果。”

“兄弟请问一下,知道天穹大厦怎么走吗?”就在这时,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。

保宝回头一看,是四个青年汉子。

“抱歉不知道,我们也只是来这里的游客,对这里不太清楚。”保宝笑着应了一声。

“***!什么都不清楚还敢来这里玩?!”顿时一个梳着九十年代中分发型的青年吼了起来。

看到青年突然凶神恶煞的模样,保宝不由一愣,这尼玛明显是要来搞事的啊!

“小蔓,现在有麻烦了,我就说带着你是累赘吧!”

保宝有些无奈,如果非要说他在这里得罪了什么人的话,那也只有那个酒吧老板了。

由此,保宝不由想到了某个著名旅游景点的女游客毁容事件,看来这种旅游的地方,一旦和当地某些地头蛇有了过节,实在不太安全。

“***的!还敢在老娘面前撒野!”苏小蔓突然冷着脸娇喝一声,毫无淑女风范。

保宝顿时一愣,不过他还没反应过来,就见苏小蔓的身体已经如狡兔般窜了出去,随后便是青年们的哀嚎声。

不止保宝没看懂这情况,四个青年也懵圈了,尼玛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彪悍?

等他们回过神来,地上已经被苏小蔓撂倒两个了,处处击中要害,一时间爬都爬不起来,只顾惨叫着。

另外的两个人马上开始还手,看样子他们其实是有点身手的。

但是在苏小蔓面前,哪怕他们拼劲了吃奶的力,也没能动她分毫。

苏小蔓的格斗技巧显然比他们高了几个档次,这俩人没一个能撑过两回合的,转眼间便横躺在了地上惨呼着。

四人瞬间懵逼了,老板只说四个人对付保宝没问题,但没说他身边这个女人居然也这么彪悍啊!

“我了个去……”保宝登时惊呆了,刚才自己说了什么来着?

哦对了……小蔓

,我就说带着你是个累赘吧!

苏小蔓鼓着嘴,捏着手指“啪啪”作响:“本来老娘今天心情一直很压抑,现在发泄一下,特么的爽多了!”

保宝:“……”

这小妞显然是个练家子,如果自己不使用情绪能量,肯定也是打不过她的。

“回去告诉你们老板,多叫几个能打的再来,你们实在太菜了!”苏小蔓不屑地鄙视道。

几人急忙互相搀扶着爬起来,一瘸一拐地往回跑去。

经过的路人见状,大都望了一眼便不管了,有些甚至视而不见。

显然在这个地方发生打架斗殴时间,他们丝毫不觉得奇怪。

待几人跑远了,苏小蔓迅速揪住了保宝的衣袖,不由分说急忙拽着他跑了。

“保哥别发呆了,万一他们真找了几十号人拿着刀来砍,我也真招架不住的!赶紧跑路啊!”

保宝:“……”

“其实我的实力也退步了,这段时间没什么时间练了,没办法……如果是以前,他们几个躺的更快。”

“……”保宝无语了,你就别扯以前了,现在的你彪起来我也害怕啊!

“我们现在要和他们去影视城会合吗?”苏小蔓娇喘着气息问道。

“去吧!”

“嗯,她们几个先去秦宫了,我们坐出租车过去吧!”

保宝点了点头,叫了一辆计程车,司机是个大姐,二人坐在了后座。

片刻后,苏小蔓有些出神地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,蓦然幽幽道了一声:“我突然想恬姐姐了……”

保宝顿时愣住了:“你想舔姐姐了?”

“嗯,想恬姐姐。”

保宝:“……”

虽然舔是三声调,恬是二声调,但如果一个词语中,两个字都是三声调,那么第一个字就会读作二声调。

所以这两个字在这里的音调是相同的,都是二声调,靠听是听不出来的。

不仅保宝懵逼了,连司机大姐都忍不住从后视镜里多看了苏小蔓几眼。

……

河源白斑疯医院
石家庄治疗癫痫病费用
昭通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河源白癜病医院
石家庄治疗癫痫病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