崇州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东方之星陨落前的N个瞬间

发布时间:2019-11-09 17:52:56 编辑:笔名

“东方之星”陨落前的N个瞬间

一艘由南京驶向重庆的游船,计划溯长江而上,行程11天,白天停靠游玩,夜间开船赶路。船上400多名游客中多是50至80岁的“夕阳红”老年团成员。然而,在这艘“东方之星”6月1日陨落当夜,他们的命运就此改写。

19时许

客船逆流而上,风雨渐渐大了起来。退休教师邹海燕一身疲惫,这次是同另外三个同学相约出来旅游。她照例给家里打报平安,给孙子送上儿童节的祝福。

话筒中不断传来的风雨声让家人不放心,不断嘱咐她注意安全。

20时许

客船上行,到了湖北监利长江大马洲江段。长江江面风雨如注,电闪雷鸣。由于恶劣天气,游客大多回到房间休息。

同是“夕阳红”老年团的王传玉,平时不常出外游玩,这次也是跟朋友同行。每天和家人的例行一电讲讲船上的情况,聊聊游览的名胜。老王给家里去了,祝女儿四岁的孩子节日快乐,谁承想通话不到一分钟便断线了。

20时52分

江苏物润船联公司的一艘船只自上游而下,在约100米开外的位置,“东方之星”从该船的左舷经过,驶向上游。因此,其每隔两秒发射一次的信号被江苏物润船联公司的船只全程接收。

21时左右

张建伟与船上的老伴通了一次。“她问我上海热吗?我说上海31度,她说这里狂风暴雨,当时她说船在风雨中行驶。”

来自天津的吴建强和老伴躺在床上闲聊。风雨飘摇中,船开始有些摇晃。老伴有点担心,拉紧了老吴,老吴柔声安慰老伴:“放心吧,没事。”

窗外夜黑、风大、雨疾。

21时10分

运输危险品的“铜工化666”从湖北枝城卸完货空返回铜陵。船顺流而下,与逆流而上的“东方之星”相遇,这是“东方之星”出事前最后一次被人看到。

“雨大得不得了,江面上能见度很差,就像下雾一样,雷达被雨干扰了,都扫不到东西。”船长李永军说,虽然当时两船仅相距大约30米,但他已很难看清对方船只的模样了。

21时15分左右

看到风雨逐渐大了起来,船长张顺文离开自己的房间,来到驾驶室,站在操作台前观察。张顺文判断,此时风力应在3-4级左右,由南向北吹。他尝试走背风,往北偏行,想用速度抵住风。

21时20分许

忽然间,风速猛然剧增。始料未及的情况出现了,船身失去控制,客船如失控的巨兽在长江江面上“横冲直撞”,一股强劲的龙卷风正在向“东方之星”悄然靠近。

雨点不断打在船的右侧,很多房间都已经进水,一些游客被惊醒,忙着把打湿的被子和电视机搬到大厅。

此行的导游张辉刚刚和同事商议完第二天的旅游行程,从二楼右侧的办公室回到左侧的卧室。他发现船倾斜了:“倾斜度很大,有45度,一些小的瓶子开始滚落,我捡起来,它们又滚落了。”

21时30分许

风突然剧烈增大,从驾驶室望出去,外面一片漆黑。操作员打了一个左满舵,仍然无法控制船身。突然,整个船向右侧倾斜,一瞬间,水就从下面冲了进来。也就10秒20秒的时间,位于三楼的驾驶室内,瞬间就被水灌满了。来不及报警,水瞬间注满了整个舱室。

“船在倾斜!”剧烈的摇晃惊动了正在进入梦乡的乘客。水瞬间涌入了李秀珍的舱室,到了齐腰深。她被倒下的床压住身子,动弹不得。“船翻了!”吴建强意识到,必须马上逃离船只,他使出全力拉老伴,可水使他使不上力气。

“撒手!”此时,吴建强的老伴突然喊了一声。老吴一愣,巨大的水流托着他的身子,顶开身旁的窗户,把他从窗户挤了出来。

此时,张辉也觉得情况不对劲,他和同事说:“好像碰上大麻烦了。”突然,船翻了。他和同事各抓了一件救生衣,抓住一切可以抓的东西向上爬,等爬出窗口,水已经到脖子了。

短短1、2分钟的时间,船底朝天翻了。仗着对驾驶舱的地形比较熟悉,张顺文一路摸出来,沿着已经翻过来的船底到处摸索,最后,摸到了船尾的侧后舵。船还在继续下沉。

就这样,长江无情地将载有400余人的“东方之星”迅速吞噬。一行人的命运在一瞬间被改变。(张乐 刘姝君 房子妤)(参与采写:梁相斌 熊金超 陈俊 白旭 帅才 明星 史卫燕)

武侠
拆迁安置
时尚